首页 >> 文化>> 聆听70年中国交响乐中的时代轰鸣和生命感悟
  • 聆听70年中国交响乐中的时代轰鸣和生命感悟

  • 时间:2019-11-02 21:38:16 阅读:1438
  • 朱剑儿的《节日前奏曲》、何绿婷的《晚会》、《仙吉玛》和丁善德的《长征交响曲》...在著名指挥家陈燮阳的指挥棒下,闪耀历史史册的优秀作品流芳百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庆典——中国交响乐作品演奏”于10月9日晚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举行。那些已经进入成千上万家庭并铭刻在无数音乐爱好者心中的经典作品再次赢得了观众经久不衰的掌声。

    在过去的70年里,200多名中国作曲家创作了数以千计的交响乐作品,其中许多是伴随着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他们的旋律与中国人民取得进步的努力交织在一起。经过多年的洗礼,这些音符变得更加明亮,成为中国文化的共同记忆。“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作曲家努力创作不同类型的交响乐作品,这不仅是几代音乐工作者发自内心的最简单、最真诚的呼唤,也是亿万中国儿童精神成长历史上最生动、最忠实的记录。这不仅是中华民族对美好生活的真诚向往,也是黄忠和鲁大时代在中国的强烈呼声。”正如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钢所说,具有深厚人文情怀和传统意识的管弦乐作品,不仅反映了人民的情感和民族精神,也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历史进程中的一场伟大运动。

    新中国成立后,笔记记录了一幅繁荣美丽的画面。

    为了展示中国交响乐在过去70年的创作成就,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央音乐学院和人民音乐出版社于10月9日共同策划了这场演出。与此同时,作为“十三五”国家重点音像出版发行计划,上海音乐出版社和上海交响乐团联合创作的“中国交响乐70年”作品集近日在上海启动。这是中国第一部按时间顺序编辑出版的交响乐音像制品。从1949年到2019年,它挑选了70部中国作曲家的交响乐作品。

    新中国交响音乐创作的成就,是中国文化艺术在这个伟大时代繁荣发展的证明。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馆长杨颜地说,例如,新中国成立之初,全社会的乐观情绪在刘铁山、毛远的《瑶舞》(1952)、史永康的《黄河故事》(1955)和李焕之的《春节序曲》(1956)等代表作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这些作品的音乐词汇往往直接选择中国本土民歌、舞蹈或歌剧的音调,而和声和乐队写作则是指19世纪中后期欧洲“民族音乐学派”的写作风格,从而达到“民族化和大众化”的审美趣味。正是在这种氛围下,由何占豪和陈刚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1959)的传奇诞生了。作为这一时期中国交响乐的高潮和里程碑,它将中国民间爱情传说、地道的江南音调与外国协奏曲风格和交响乐叙事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并取得了这首曲子60年来经久不衰的公认地位。

    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上半叶,中国交响乐的创作大多以“革命历史”为主题。结果,以瞿伟的《人民英雄纪念碑》(1959年)、王云杰的《第二交响曲》“抗日战争”(1959年)和丁善德的《长征交响曲》(1963年)为代表的大型交响乐诞生了。学者们认为这些作品中最成功的是吕其明的《红旗颂》(1965)。这一管弦乐序曲的主题旋律具有庄严宏伟的特点,因此它已成为党旗的声音符号和代言符号,其感染力至今仍未丧失。

    交响乐被认为是各种大型器乐流派中的标志性作品。它不仅是作曲家创作技能的集中体现,也是各国音乐家反映自身历史文化和独特民族情感的重要载体。也正因为如此,中国交响乐不仅演奏了音符本身,而且演奏了无数中国人在过去70年中所经历的时代轰鸣和人生感悟。

    改革开放以来,我写了一部关于中国交响乐发展的“吉班”运动。

    新中国成立70年来,见证了这位“交响乐家”的真诚之心。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几代中国作曲家和海外华人创作了许多具有不同价值观和时尚技巧的作品。其中,丁善德、朱健儿、罗仲荣、杜明欣、郭祖荣等资深作曲家精神矍铄。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朱健儿创作了11部交响乐,如《第一交响曲》(1986)、《第十交响曲》江雪(1998),以及其他类型的交响乐杰作,如《千灵草》(1982)、《纳西一奇》(1984),具有深刻的文化思想和全新的音乐语言。

    作为与新中国一起成长并有能力实践传统写作技巧的作曲家,王西林、金祥、刘邓南、杨立青、金副总、卢再义、鲍元开、赵继平等。在他们40多年的创作中,一方面继承了更加令人愉悦和自然的音乐创作路线,另一方面,适当吸收了现代和当代的创新声音技术,产生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其中有刘邓南的五颜六色钢琴协奏曲《山林》(1979)、鲍元开高效的《民歌主题管弦乐队》炎黄风格(1991)、卢在义真挚感人的交响合唱《中国,我可爱的母亲》(1993)、赵继平的交响组曲《乔家苑》(2007),融合了民间曲调和乐队技巧,以及杨立青的大提琴和乐队代表作《木卡姆印象》(2011)等。

    年轻的“50后”、“60后”甚至“70后”作曲家属于改革开放后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新生代”。他们的交响乐创作也有着鲜明而具体的标志——这些作曲家的数量越来越多,国际视野越来越明显,他们对如何在音乐中体现中国的精髓和中国特色也有着更加多样和多元化的想法。作曲家如陈其钢的《梁祝》(2001年)、陈怡的《乐章》(2004年)、谭盾的《三声交响诗》(2011年)、盛宗亮的管弦乐协奏曲《十二生肖的故事》(2016年)和周龙的《山海经交响曲》(2019年)都活跃在海外,但植根于中国。目前,中国有代表性的作曲家有叶小钢的交响组曲《永别》(2018)、郭文静的长笛协奏曲《空山之愁》和《野火》(1995/2010)、汤健萍的长笛协奏曲《飞歌》(2002)、管霞的《第一交响曲序曲》(2003)、朱石蕊的乐队和唢呐的《凤凰涅槃》(2008)、贾大群的交响舞曲《蝴蝶爱的传说》、陆培的《宋相鹤》(2008) 许舒雅的《夕阳水晶》(1992)、叶郭辉的《中国序曲》(2007)、秦陈文的唢呐协奏曲《呼唤凤凰》(2010)都在从各自的角度继续探索和深化交响乐的“中国化”主题。

    现在,音乐行业很高兴看到梁磊、赵霖和周天等年轻的名字频繁出现在国际舞台上。这些作曲家是中国交响乐的未来和希望。有了新时代“交响乐家”真诚的心和共同的努力,中国交响乐将在“急板”运动中面向世界,迎接更加辉煌的未来。

    作者:蒋芳

    编辑:蒋芳

    照片:叶陈良,上海交响乐团,上海音乐出版社

      最新资讯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c) 2010 sabjima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乌龙资讯 版权所有